妻主惠子的足与锁

进来吧”,房间里传来惠子的声音 听到惠子的命令,我立马脱去衣裤,全身上下只剩阴茎上的贞操锁紧紧挂着。我兴奋的双膝跪地,像狗一样爬进房间,挂着金属贞操锁的阴茎在双腿间一晃一晃。

惠子穿着白色半透明睡衣,半卧在卧室的沙发上,一双修长的腿架在沙发前的茶几上,细嫩的脚趾涂着粉色的甲油,玉足足底清晰可见。

“老公,离上次开锁有3个月了吧”,惠用手指着玉足边的钥匙说。
“嗯,惠子主人,上次开锁还是3月份,离今天整整95天了”,我爬到惠子的玉足前,蜷缩着身体,低着头,虔诚的跪着,额头贴着惠子的足底,而下体的阴茎在贞操锁里已经肿胀的发紫。
“老公,这段时间辛苦了。虽然希望你能坚持更久,但也怕你憋太久伤了身体”,惠子用玉足把贞操锁钥匙往我脸边推了推,“你自己打开吧,但还是老规矩,给你15分钟时间,能不能释放就看你自己了”

nwxs10.cc



“谢谢!,谢谢惠子主人!”,我用脸紧紧贴着惠子的足底,激动的全身颤抖着,用手迅速接过钥匙。开锁的一刹那,我的阴茎像挣脱牢笼的猛兽一般强烈弹射了出来,并迅速充血勃起。
“老公,准备好了吗,准备好了我就开始计时咯”,惠子看着我勃起的阴茎微笑的说。虽然这是3个月里第一次开锁,但离我上次成功射精已经有9个月了。每次开锁不代表就那成功射精,这就是惠子定的规矩:每次开锁只给15分钟时间释放,最要命的是,在这15分钟时间里,阴茎不能有任何物理刺激,也就是说不能用手自己撸,我唯一被允许做的就是用舌头舔舐惠子的足,用味觉和嗅觉叠加脑海里的幻想让自己的阴茎冲破高潮达到释放点。5 o0 Y1 e' S" H) n- N* j
. U$ T( Q2 F0 C: a4 n; q% a
“计时开始~”,惠一声令下,我迅速将火热的舌尖插进惠的脚趾之间,舌头快速的游走在惠子的五根修长的玉趾之间,鼻孔紧紧贴着惠的足底,呼吸着这玉足散发出来的每一份味道。我大口大口的吮吸着惠的玉足,唾液浸湿了惠的整个脚掌。而我的阴茎早已坚挺的顶起,龟头也已经充血到锃亮,两颗蛋蛋由于长时间未能释放,聚积了巨量的精液,只能沉甸甸的挂在巨根下面兴奋的一晃一晃。 copyright nzxs8.cc
D: O$ E3 f9 e/ X
“老公今天一定要成功释放哦,这样舔着脚释放才能体现老公的忠诚呢”,惠的脚趾一张一合似乎也被我舔的有点兴奋了。, p% U3 R6 D& ^* Y; g
8 {* l5 ] B8 t" n' T, y% J4 k
时间一秒秒过去,我极力的舔舐着惠子的整个玉足,用口腔深深的包裹着惠子的五趾,舌头在口腔里缠绕着惠子的大脚趾打转,整个口腔和鼻腔都充斥着惠子玉足的酸味。下体的阴茎时刻兴奋着,一次次奋力往前顶,两个蛋蛋配合着前后剧烈晃动着,但依然没有办法冲破高潮,我多希望这个时候惠能用足尖轻轻的触碰一下我的龟头,哪怕只是用脚趾轻轻的点一下,也许就能助我达到高潮。8 d( _7 s* N" t5 ]/ k
  • 标签:脚趾(5715) 玉足(2378) 老公(1302) 足底(206) 龟头(2620) 阴茎(3404) 脚掌(792) 开锁(21)

    上一篇:我不想变小啊(26)

    下一篇:吃屎奴